平博投注网站

长城+云海片时代已过长城摄影内涵价值需提升

说来惭愧,本人虽拍长城多年,但没有任何成就,既非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没参加过什么摄影展,没拿过什么摄影奖,没上过画册,封面,墙面,也没有任何组织机构签约,更没有任何摄影机构头衔,从没计算拍过多少张长城照片,好像没拍过一张像样的长城摄影作品。按理没任何资格对长城摄影发言,但风里雨里这些年,仍想对长城摄影师们说几句心里话,算是新年寄语。 摄影作为这些年热门的公众活动,持续方兴未艾,而长城因其独有的魅力和风采,作为古建摄影的一个重要门类,令无数摄影师趋之若鹜,前仆后继。大家为长城摄影艺术的发扬光大和长城文化的传播艰难探索,成就显著。近些年随着新科技、特别是航拍技术的融入,长城摄影也被推向了更新更广的高度,更加异彩纷呈。 但是在领悟大气磅礴建筑风采的同时,如何让观者感悟它背后强大的文化内涵,让摄影艺术在长城保护中彰显力量? 一直萦绕在我脑海。由于本人修养低,无天赋,未在这方面进行探索,故无法给出答案,但并不妨碍去积极思考。 如今,绝大部分长城风光和纪实片仍侧重于大场景的云卷云舒、日出日落,烂漫四季的组合构图,长城被拍得很美,很壮观。构图、光影,色彩和后期运用得当。长城被拍得很美,很漂亮,但我们是否注意到,那雄伟的长城建筑经常只是图中的陪衬,很多长城摄影作品充其量就是一张靓丽的长城风光纪实照片,过目即忘。而深度挖掘长城文化价值内涵,假之以艺术语言表现创作的艺术作品很少很少,观众也很难从中感悟到长城给我们带来的巨大震撼和力量,并引发深刻的思考和共鸣。

上图由拼命和长城保护“赛跑”的著名长城摄影师汪锡銘拍摄。长城摄影师们普遍认为,重修过的长城丢失了历史文化,缺乏灵魂和沧桑感,成为徒有其表的僵尸。

一幅好的摄影作品绝不单只有好的构图、光影和色彩,更重要的是要让观众窥探和感受到图片背后的东西。客观而言,长城摄影是个特别累的苦活,受客观环境和条件限制很多,且建筑本身的“活”比较粗、笨、大,没有故宫那样精致的组合和容易捕捉的细节,拍起来容易,出好片难。主观上,拍摄者多过度纠结光影构图和色彩变化,很少有人深入的长城历史和文化的内部去挖掘那些看不见的因素去指导创作,以摄影师自主创意出击的长城艺术作品寥寥无几。虽有摄影师在积极寻求突破,但总体仍处在从拍到到拍好的层面,鲜有震颤读者心灵,蕴藏深刻文化思想内涵的长城艺术作品面世。 笔者虽多次去长城拍摄,但只能叫实践并非创作。对长城建筑做实际映像,最多叫纪实,画面再漂亮也不是作品,那些可以撼动人们心灵的作品才是艺术。从某个角度说摄影器材并非决定因素,而“头(相机镜头)后面的那个头(大脑)”才是关键,这需要摄影师储备丰富的营养和能量,并经过长期的实践和总结,随着你对所拍对象了解认识的加深,便能敏锐地捕捉和发现你所需要的东西,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有独特个性的传世艺术作品。就长城而言,摄影师只有不断加强对长城文化的理解和认知,才能焕发更多的创作灵感。

2020,1.5 董旭明在“古建之美”长城摄影分享会上讲述他拍摄长城的心路历程。蓝白视界(网名)拍摄。

在新的探索路上,著名长城摄影师董旭明有所突破,他拍摄的长城作品主题鲜明,沧桑中渗透着厚重的历史语言和美感,画面简洁干净,光影色彩运用恰到好处,往往能顺应强化主题需要,引起读者强烈共鸣。笔者对他评价是:你在拍长城,你拍得是长城。另外,近期长城家园里来自甘肃的几位长城摄影师李玉龙(见题头作品)、赵勤等老师分享的一批批甘肃汉明长城的摄影作品也给人非同凡响的感觉和震撼。他们的拍摄长城主题明确,历史语言丰富,能让人感受到长城背后的强大力量。

最近中央电视台9频道播放的《疯狂的摄影师》系列节目中那位7年27次从苏浙自驾新疆拍摄胡杨的摄影师陈亚强摄说:我拍胡杨是要让人们感受到胡杨的精神,这是对生命和时光的朝圣;三次去北极点追寻拍摄北极熊的摄影师田振华说:我要让人们通过我拍摄的北极熊来反思地球升温造成的环境变化对生态生命的构成的威胁。所以,他们拍摄的作品全然与众不同。这些生动案例,都给了我们深刻启示。优秀的长城艺术作品让长城有温度,让长城能说话,像打开一扇窗,搭起一座桥,它可以产生强大的引力,用无声的语言把我们融化,把我们带入到长城的世界,唤起人们对长城文化了解和认知的渴望,让人们和长城产生共振,对长城产生敬畏、情感和怜爱,从而去呵护珍爱它们。而不仅仅以欣赏者的角度旁观,笔者认为云海图时代已经过去!

希望长期行进在长城摄影艺术路上的摄影师们积极探索,创作出更多带有文化和艺术语言可以传世的摄影作品。长城摄影题材众多,除了拍建筑,还可以拍长城下生活的人,拍生活,拍长城故事。更重要的是,除了深刻诠释和宣传长城文化,长城摄影还可以为长城保护贡献力量。可喜的是,这个话题已引起长城摄影师们的注意。

去年夏天,十余年拍摄十余万张长城作品的山西著名长城师杨建民先生在他的长城主题摄影展上就明确表示:长城摄影师要有使命有担当。看到长城受到破坏非常心痛,要宣传它保护它。拍摄长城的目的就是要呼唤人们去爱护它保护它。笔者去年跟随陕北神木长城摄影师梁亮平到当地长城脚下寻访拍摄,他最先嘣出的一堆话就是对当地长城不断损毁的担心和忧虑。类似长城摄影师还有不少,我向他们表示敬意,也相信他们一定能拍摄出更高水平的大片来。 最近,笔者出于对蔚县西大坪长城城堡亟待保护的需要,尝试“让影像作为长城保护的力量”,举办了西大坪主题的摄影展,得到了众多著名长城摄影师积极响应,部分摄影师还纷纷发兵西大坪从抢救文物的视角进行拍摄,通过一幅幅精美影像,有效提升了对大众对该古堡文化和保护的关注度,促成保护行动实施。

请长城摄影师们思考:如何让影像揭示更深长城文化内涵,提升长城摄影的艺术的文化价值,成为燃起大众保护长城的引擎,发挥影像的力量,是一个新的挑战,也应该是长城摄影师们未来努力的方向 ! 笔者认为,把长城当做花瓶衬景的云海图时代已经过去。

近年来笔者在和多位长城摄影师的交流中曾多次阐述上述观点,也基本得到了长城摄影师和长城爱好者们一致认同。 以上算是笔者在2020年之际对长城摄影师们的新年祝福和寄语! 大家辛苦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平博投注网站
e